首 页
|
新 闻
|
法 制
|
财 经
|
旅 游
|
文 化
|
科 教
|
视 频
|
论 坛
|
赤峰日报
|
女 性
创 城
|
旗 县
|
农博会
|
健 康
|
汽 车
|
图 库
|
娱 乐
|
体 育
|
房 产
|
红山晚报
|
蒙 语
 社会新闻     
 ·李玉芹:尽我所能为艺术团做点事
 ·丹心不变高国兴
 ·赤峰城区用“颜色”引导文明交通
 ·王凤梅:我们是最好的一家人
 ·秀丽的爱心点亮多彩人生
 ·“背学”兄弟将爱心捐款“归公”
 ·暴雨中,四小时的接力救援
 ·张向阳:为大家服务是我该做的
 ·桥头湾子村民的幸福生活
 ·“背学兄弟”将14万元捐款“交公”
 赤峰新闻     
 ·第四届内蒙古国际马术节在我市举办
 ·全市职业技能竞赛举行
 ·新华书店捐助贫困大学生
 ·我市召开关心下一代工作经验交流会
 ·我市坚守生态底线为市民留住一抹绿色
 ·我市话剧《草原丰碑》成功入选“中国•内蒙古草原文化节”开幕式演出剧目
 ·市质计所通过国家CNAS认可评审
 ·首届(2017年度)赤峰优质农畜产品评选活动举行颁奖典礼
 ·我市民主党派举办庆祝自治区成立70周年书画摄影展
 ·我市做足“绿色”文章着力创建国家级园林城市
 ·红山区“智慧路灯”点亮“智慧城市”
 ·我市银行业存款突破2000亿元
 ·市环保局力促重大项目落地
 ·我市食品安全监管人员齐聚克旗观摩学经验
关键词
 高级搜索
首页>新闻中心>国际新闻
徒步44天1024公里 英国57岁勋爵为和平行走
   
2017-09-06 09:41:48      稿件来源:新华网
   

  44天,1024公里,从伦敦到爱丁堡。57岁的麦克·贝茨拄着他那根磨损的手杖,又完成了一次只身徒步。这次行走是为了团结与和平。

  贝茨是英国议会上院勋爵、英国国际发展部国务大臣,过去几年他曾徒步在25个国家行走,筹集慈善捐款。他曾“为奥林匹克休战徒步”300天,从希腊奥林匹亚走到伦敦;曾“为和平徒步”35天从伦敦走到柏林,募集5万英镑帮助叙利亚儿童;曾历时71天从北京天坛走到杭州,为中国慈善事业筹款。

  这一次,他选择在英国徒步,为慈善机构筹款。今年,英国接连发生恐怖袭击,“脱欧”、大选和高层居民楼大火等事件,让不少英国人愤懑焦虑。原本计划去非洲做慈善徒步的贝茨改变了计划,他要在自己的家乡行走。

  “我们想为那些遭到袭击的人们做些实实在在的事。”贝茨说。在他到达爱丁堡时,已经为英国红十字会的“同心慈善基金”筹集到超过5万英镑捐款。

  为何要徒步?贝茨曾说:“当我年轻的时候,我曾经想成为某种人物——一个国会议员或是一位部长。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意识到,更大的责任是做些什么事而不是做某个人物,这就是我为什么开始徒步。”

  英国议会休会那天,贝茨出发,归来已是满脸络腮胡子。他徒步期间的日记记录了他一路的艰辛与感悟:

  ——徒步第2天:今日徒步:44.4公里,今日募捐:507.9英镑。

  “在英国,如果得知一名政客要进行慈善徒步时,他们的反应是这人肯定是个疯子,之后便会以怀疑的态度来看待他的动机。你一定很好奇,我是怎么知道的呢?因为有时候我也是这么想的。”

  ——徒步第5天:今日徒步:36.5公里,今日募捐:1279.6英镑。

  “经过周末的休整,重新回到路上总算是宽慰了我内心的挫败感。在徒步刚开始的几天,我常常会感到焦虑,因为徒步目标和捐款目标就像一座大山压在我的身上。事实上,你越盯着眼前的万丈高山,就愈发觉得它难以攀登。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继续向上爬。”

  ——徒步第15天:今日徒步:20.9公里,今日募捐:2英镑。

  “我摘下了耳机,货车司机把身体从驾驶座探过来,指着我有‘英伦同心徒步’字样的T恤,向我大喊道:‘好样的,兄弟!把这钱收下吧。’坐在副驾驶座上抱着斗牛犬的男人,把手伸了出来,掌心处有两英镑硬币。这场交通堵塞中,我从宝马、奔驰、捷豹车旁边走过,没想到一辆破破烂烂的白色小货车给我捐了款。”

  ——徒步第18天:今日徒步:37.1公里,今日募捐:12672元。

  “我独自在美丽的迪恩森林和莫尔文丘陵穿行,此时脚下的小路迂回曲折、坡道起伏,好几次下坡时我几乎都站不住脚,只能人工‘急刹车’,这路简直就是传说中的脚踝杀手。”

  ——徒步第28天:今日徒步:23公里,今日募捐:50英镑+3200元。

  “我被街上的场景所吸引——人们逛街购物,孩子们在喷泉下面嬉闹玩耍,街头表演者周围拥满了围观的人。不同种族不同年龄的人融合在一起,愉快地享受着阳光。距离恐袭不过三个月,曼城以坚韧的毅力承受住恐袭带来的痛苦,这是曼城凝聚力和恢复能力的最好证明,同时也宣告那些企图用仇恨和对抗来分裂不同种族的做法一定会失败。”

  ——徒步第37天:今日徒步:17.4公里,今日募捐:300英镑+2599.55元。

  “我走的那条A77实在是‘行路难’的快速公路。当那些80公里时速的大货车从身边飞驶而过时,好几次几乎会碰到,带起的一阵旋风几乎会让人站不住脚,快速的卡车溅起水花把人浇个透心凉。我被淋得浑身湿透,瑟瑟发抖,而货车的噪音也振得我耳朵隆隆作响……”

  每一次徒步,贝茨都有新的体验,新的感受。“我们认为自己对一个国家的了解仅仅是因为我们在那里出生或长大,但我第一次到访一些城市和乡镇时,许多新发现让我感到很吃惊,”贝茨说:“徒步会带给你与他人非常特殊的相处方式——要和人们相互理解,要向他们解释为什么要做这件事。”

  “独行快,众行远”,贝茨知道这个道理,他也希望今后的徒步有志同道合者加入,用这种方式传递更多正能量。(桂涛 秦田园)(新华社专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