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新 闻
|
法 制
|
财 经
|
旅 游
|
文 化
|
科 教
|
视 频
|
论 坛
|
赤峰日报
|
女 性
创 城
|
旗 县
|
农博会
|
健 康
|
汽 车
|
图 库
|
娱 乐
|
体 育
|
房 产
|
红山晚报
|
蒙 语
 社会新闻     
 ·为下岗贫困人员免费“充电”
 ·三姓庄村土里长出“金豆豆”
 ·84岁老人丢了银行卡 热心民警帮忙找回
 ·李玉芹:尽我所能为艺术团做点事
 ·丹心不变高国兴
 ·赤峰城区用“颜色”引导文明交通
 ·王凤梅:我们是最好的一家人
 ·秀丽的爱心点亮多彩人生
 ·“背学”兄弟将爱心捐款“归公”
 ·暴雨中,四小时的接力救援
 赤峰新闻     
 ·市扶贫办努力打牢精准扶贫基础
 ·2017年我市青年创新创业大赛圆满收官
 ·我市两镇荣登全国特色小镇榜
 ·我市举办眼镜行业职业技能竞赛
 ·我市积极备战全国冬运会项目建设
 ·第四届内蒙古国际马术节在我市举办
 ·全市职业技能竞赛举行
 ·新华书店捐助贫困大学生
 ·我市召开关心下一代工作经验交流会
 ·我市坚守生态底线为市民留住一抹绿色
 ·我市话剧《草原丰碑》成功入选“中国•内蒙古草原文化节”开幕式演出剧目
 ·市质计所通过国家CNAS认可评审
 ·首届(2017年度)赤峰优质农畜产品评选活动举行颁奖典礼
 ·我市民主党派举办庆祝自治区成立70周年书画摄影展
关键词
 高级搜索
首页>新闻中心>国际新闻
你不结婚国家操碎了心 国家级逼婚都放啥大招?
   
2017-09-12 08:54:34      稿件来源:新华网
   

  本月7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在韩国首尔举办的一场经济论坛上说,中国、日本、韩国和泰国等亚洲重要经济体的人口老龄结构使当地经济发展速度放缓,她敦促相关国家通过改变人口结构、增加女性劳动力等举措,刺激经济增长。

  据了解,亚洲人口老龄化速度惊人。预计日本将成为亚洲首个“超高龄”国家,而到2030年,五分之一的韩国人将跨入65岁。

  巧合的是,日前一则日本考虑征收“单身税”的新闻也引发不少关注。据记者了解,尽管开征“单身税”八字还没一撇,但实际上,日本早就存在减免已婚人士税负的举措,即便没有明文规定的“单身税”,变相收税以鼓励婚育的政策也早就存在。

  除税收政策外,日本、韩国和新加坡等亚洲国家也为“逼婚”,操碎了心。

  【政府当“月老”】

  在鼓励“脱单”方面,新加坡和日本政府均想方设法为单身男女牵线搭桥。

  实际上,晚婚并非新加坡社会的新问题。早在上世纪80年代,新加坡就开始出现“剩女现象”。1983年,只有38%的女性大学毕业生嫁给同等学历的男性。为解决高学历女性的未婚问题,时任总理李光耀推动设立了社交发展署,并亲自指派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医生范官娇来主持工作。

  社交发展署于1984年1月成立,通过组织各种形式活动,为大学毕业生创造联谊机会。1985年,新加坡政府还成立社会发展服务部作为前者的补充,为更多非大学毕业的年轻男女创造联谊机会。2009年,上述两家机构合并为社会发展网络。

  如今,社会发展网络不仅积极通过网络系统宣介各种相亲和联谊活动,还主办了一本专门教年轻人如何打扮、如何为约会做准备的杂志《二重奏》。今年2月至3月,社会发展网络主办了一次大型主题联谊活动,为新加坡单身男女举办兴趣小组和派对等200多场活动。

  日本各地政府也想尽办法撮合单身人士结婚。除民间各种婚姻中介机构以外,2015年,日本政府首次将“结婚支援”作为重点工作措施列入少子化社会对策大纲,将以往的少子化对策重点从育儿援助转向“结婚支援”。日本各地方政府也成立“结婚支援中心”和“年轻人交流信息网站”等平台,同民间机构一起搭建鹊桥。

  【生娃给重奖】

  近年来,韩国生育率不断下降。面对严峻的人口危机,韩国政府从2006年起开始制定解决生育率低的五年计划。

  有韩国媒体统计,十多年来,韩国政府在应对人口危机上投入近126万亿韩元(约合7245亿元人民币),将主要财政预算投在了保育教育费、减少新婚夫妻住宅负担、削减大学学费和改善育儿产假制度等方面。然而,如此大规模的金额投入收效并不明显。

  由于韩国农村地区人口急剧减少、劳动力严重不足,韩国各地政府为鼓励民众生育展开奖励金大战,不惜重金求子。

  据了解,韩国农村地区奖金最高的是京畿道杨坪郡,生二胎奖励300万韩元(1.7万元人民币),三胎500万韩元(2.9万元人民币),四胎700万韩元(4万元人民币),五胎1000万韩元(5.8万元人民币),六胎2000万韩元(11.5万元人民币)。一些韩国媒体甚至称,现在不少韩国夫妇会根据各地奖励金额来判断去哪生娃。

  此外,杨坪郡为鼓励生育还出台多种优惠政策,如对多子女家庭实行停车费半价优惠、医疗费减免、补习班和美容室优惠等,因其表现突出,还曾获得韩国总统表彰。

  日本政府在鼓励育儿方面也出台了生育补贴、儿童补贴和低收入家庭学生就学援助等政策,但在国家财政吃紧的情况下,这些政策似乎有些杯水车薪。

  为鼓励民众生育,新加坡政府多年来采取了减税、发放婴儿花红(奖金)、为儿童发展户头存钱、医疗费用减免、延长女性有薪产假并为父亲提供法定有薪陪产假等多项措施。2015年新加坡建国50周年之际,新加坡政府给当年生育的夫妇发放了两万份“金禧宝宝礼盒”。

  新加坡领导人也常在多个场合谈及生育问题。在2017年新年献词中,总理李显龙表示政府正尽全力帮助年轻夫妇抚育孩子,包括增加学前教育和托儿服务名额、设立更多新加坡人负担得起的幼儿园,以及缩短新组屋等候时间等。

  李显龙当时说:“我希望新的一年会迎来更多新生宝宝,听到更多鸡宝宝响亮的啼哭声,为新加坡这个大家庭增添更多欢乐!”(执笔记者:海洋;参与记者:华义、姚琪琳、包雪琳、王逸君)(海洋)(新华社专特稿)